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東京下雨了

本市坐落赤道內,常年炎熱,但有時候也會有暴風雨,並且本州周邊森林密佈,有森林王國之稱號。
但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寧靜的這裡,比如張斯名,已經近乎憎恨森林王國的地步,他嚮往大都市的生活,花花世界的一切,歐洲古都,冰天雪地的浪漫,這裡一個都沒有。
他無法像朋友們一樣坦然面對,這裡毫無前途,政治問題已是絕症,人民沒有未來,政客卻厚顏無恥的說,我們已經媲美歐美國家,實際上這種謊言只能夠騙得了他們的「死忠粉絲」。
尤其在炎熱的大太陽底下,腳踏已經滿目蒼夷的路面,他對身邊的朋友例常抱怨著。
「這條馬路每天都維修,但從來沒有好過,所以我們是為了什麼繳交那麼多的納稅錢?」
那名認識十多年的朋友笑著說:「或許是為了市長夫人的名牌包包吧?誰知道?」
這時,天陰暗下來,不久之後,毛毛細雨降臨。
他們早已習慣了這裡無常的天氣,老天爺就像喜怒不定的老皇帝一樣,喜歡怎樣就怎樣,平民百姓只能夠面對和承擔,比如他們兩人沒有帶雨傘出來,現在只能夠在路旁的小吃檔坐下避雨。
兩人坐著看雨景,雨量越來越大,溫度迅速下降,為大地解暑。
「老闆,一碗紅豆冰。」
「一杯熱豆漿。」
最近的文章

轉啊轉

「我是說真的!」
老何嚴肅的雙眼緊緊盯著忙得要死的艾伯特:「這裡少說也有九十多個,我剛才有數來。」
市中心某會計樓內永遠都呈忙碌狀態,所有人從進入辦公室就開始沒有停止過工作。除了老何。
「那麼多的話你不就很忙了?」艾伯特根本沒有時間聽他吹牛,眼前永遠處理不完的文件就像山一樣高。
「忙什麼?有什麼好忙的?反正他們不斷在游離,轉啊轉的,我也管不著他們,我的意思是,他們不把我們放在眼裡,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。」
坐在對面的美麗姐突然感到毛骨悚然,雖然現在還是大白天,距離放工還有三個小時,但也讓她肥厚的身體嚇出一身冷汗:「很恐怖啊,老何你倒垃圾就好好倒,不要說鬼故事。」
「不是!不是鬼故事!是真的。」老何就像發現新獵物一樣,把藍色塑膠凳子拉到美麗姐旁邊坐下,「我的陰陽眼從小就有了,知道什麼是鬼,什麼是那種東西。」
坐在角落處理文件,年紀最小的芳妮心理暗暗好笑,辦公室內真是什麼人都有,除了工作狂,肥婆,廢上司,連怪老頭都有。
「是那樣的,你看,鬼,就是人死了之後,靈魂變成的一種狀態,那是大家都知道的,很多人都見過的鬼魂,你們也有一天有可能會見到,一點也不稀奇,但是,我說的可不是那種鬼,它們不是人類靈魂變成的,而是根本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,很多人都不懂得區分。」
「那麼它們是什麼?魔鬼嗎?」
「不是,我才不相信宗教的說法,那些都是騙人的。」老何哼了一聲,之後繼續說,「它們的形態不是完全像人形,但是屬於『類似』,就比如,它們有四肢,但又不完全像是手腳,五官部位模糊一片,像有臉又像是沒有。」
在一旁的本傑明突然發出鬼叫聲,嚇得美麗姐把一本字典拋向他,正中腦門昏迷不醒。
老何見證了這一幕,感歎了一會兒,突然想起自己的鬼故事還沒有說完:「那些東西,數量出奇的多,隱身在人群中,人越多,他們的數量也就越多。」
「那不是很擠?普通的鬼不會被擋路嗎?」艾伯特推了推眼鏡,豆子般的眼睛盯著他,看不出是在諷刺還是真心發問。
「不同的,鬼魂與他們不是身在同一個空間,就像我們和它們一樣,基本上是看不到碰不到,像我這樣可以同時看到鬼魂和那種東西的幸運兒不是常常有的。」
老何摸了摸自己的稀疏白髮:「幸好我可以選擇開或關天眼,才可以避免被那些東西擋著視線,影響生活。」
「哪裡開的?開一次多少錢?」這次艾伯特的諷刺很明顯,但老何還是聽不出來。
「買不到的,是上天給我開的天眼,講到天眼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,下次告訴你們。」幸好老何還知道不要離題。
「我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