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愛國徽章

圖片
本市是有「森林王國」之稱的城市,雖然發展停滯不前,人口少,基本設施簡陋,規模看起來比較像小鎮,但這裡,還是他們的家鄉。
文飛入伍之後,一直想要找機會精忠報國,他會有這種想法不是偶然,他全家人都是軍人世家,哥哥是警察,弟弟正在念軍校,父親是探長,爺爺戰死沙場,總之,他的思維方式只有愛國,愛國,和愛國。
病維身為他的舊同學,在送他進入軍營的時候,感到不捨,本地軍營他是沒進過,但也聽說過裡面情況和監獄沒有什麼分別,除了自由受到限制,沒有私人空間之外,伙食也非常差,軍中也常見學長欺負學弟事件,甚至近來還聽說過軍人吸毒問題越來越嚴重。
他臨走前對文飛苦口婆心,如果有什麼萬一,就算當逃兵也沒有辦法,或是找機會打電話給他,一定會想辦法「保釋」他出來。
文飛還是一貫嚴肅表情,只差沒有叱罵病維:「看在你是我朋友的份上,不跟你計較,但我爺爺曾經說過,寧可當槍下魂,也不當逃兵。」
「你爺爺不是早在你出生前就去世嗎?怎麼聽到他說的。」
「是他對我爸說的,不行嗎?」
為免最後不歡而散,病維打了兩聲哈哈之後就離開,然後很多年都沒有見過這個人。
多年後,病維開了一家偵探社,雖然生意差強人意,但勉強還可以存活下來,另外,偵探社內也多了一個常客,也可以說是寄生蟲,那就是舊同學「熱狗」,這個熱狗身材高大瘦弱,看起來就像熱狗一樣,加上表情憨厚老實,頭髮整齊,給人一種天真無知的感覺,所以病維才接受他不時到偵探社看書的要求。
有一次,病維在偵探社的會客廳沙發上躺著喝啤酒,熱狗則蹲在書架旁的地毯上看著《善終》,看得熱淚盈眶,這時,一名中年婦人推門進來。
「您好……歡迎來到病維……病維偵探社……嗚嗚……」熱狗對著人家哭了出來,病維連忙推開他,畢竟這位是本星期第一位客人,嚇走了可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