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拍賣會》——你會為了恨砸鉅款買下某物品嗎?

照片取自Pixabay

兩個或以上的有錢人爭奪的任何東西,都可被定義為「精品」,哪怕那只是一顆鼻屎。



天價拍賣會現場,富豪們用金錢互相廝殺,「溫妮公主」靜靜在一旁凝視著這一切,淺淺微笑似乎在嘲笑著現場為她發狂的人們。




在世界頂級的拍賣會現場,等著被標價的自然不是一般凡品,而是世上絕無僅有,獨一無二的精品,但精品在現在的定義是什麼?最簡單的解釋是:兩個或以上的有錢人爭奪的任何東西,都可以被定義為「精品」,哪怕那只是一顆鼻屎。

這個頂級拍賣會已進行了兩個月,被拍賣的「精品」不計其數,大部份都是在普通人眼中根本毫無意義的東西,就像是昨天的「二十年前某明星看過的舊報紙」,竟然也被炒高至天文數目才成交。

但今天的拍賣品相對比較「正常」,那是一幅畫,一名穿著洋裝女人的肖像畫,不會畫得有多好,但就是有一種通俗的美感,或許這就是競標者們所缺乏的吧?

「今天的精品我要定了!」

一名胖子,人未進場聲已先到,其他競爭者不禁皺起眉頭,只要有這個胖子在,基本上已沒有參與的意義,誰叫他是本地最有錢富豪的兒子呢?

「今天的競標品是『溫妮公主』,起標價是三十億,每次出價最低五億,競標正式開始!」

那個狂妄的胖子首先就大喊:「五十億!」

「謝謝陳少爺!有沒有高過五十億的?」

陸陸續續的,一些「志在參與」的富人們也紛紛標價,以顯示自己輸到「不是很難看」。

「一百億!」胖子又喊道。

這下子,大家都明白了那胖子的意思,如果再有人標價,就是與他的爸爸過不去。

「一百億一次!一百億兩次……」

「兩百億!」

就像是電影橋段般,拍賣會現場來了一名中年人,他銳利凶狠的眼神緊緊盯著「溫妮公主」,完全沒有把其他人放在眼裡,包括那個十分佔據空間的陳胖子。

「是曹老大!他竟然也來了!」

「他不就是某國的霸……的富豪嗎?怎麼會來到這裡?」

沒有人知道,對曹老大而言,「溫妮公主」的意義不只是一幅畫而已。

「可惡,我出價三百億……」胖子不服氣,軟弱的出了一個超出自己預算的價。

「四百億。」曹老大似乎完全不在乎金錢。

胖子就像是洩氣的巨大氣球一樣,癱在自己的座位上,認輸了。

「四百億一次!四百億兩次!四百億三次!成……」

「八百億。」

就像連續劇拍續集般,又有一個人出價了,不過這個人早已在現場,他全身穿著黑衣,帶著墨鏡,加上旁邊坐了一個高大的男人,感覺上非常不起眼。

曹老大瞪著那個人,對他一點印像也沒有,完全無法想像一個無名小卒竟敢跟他爭標。

「九百億!」

「一千八百億。」

那個人如果不是隱藏的富豪,就是瘋子,他出的價已超越了陳胖子一年的零用錢。

曹老大氣得全身發抖,他轉頭望著「溫妮公主」,眼神竟然變得溫柔,那是稍微了解他的人所不能想像的,但他很快就恢復了堅定的眼神,堅決的喊道:「兩千億!」

現場一片嘩然,大家轉頭望向黑衣人。

他面不改色,臉上毫無表情,就像是完全沒有感情的殭屍,緩緩的說:「四千億。」

曹老大似乎鬆了一口氣,他現在也明白了,自己遇到的一定是個瘋子,他一定沒有辦法繳付這筆天文數目,而在這個拍賣會亂競標,可不是隨便坐幾年牢就能夠解決的。

「四…四千億一次,四千億兩次,四千億三次…成交!」

在主持人的宣布聲中,現場再度嘩然。

坐在黑衣人旁邊的男人原來是他的手下,他走向前代表接過「溫妮公主」。

那不過是一副非常普通的油布畫,上面的公主淺淺的微笑著,似乎在嘲笑現場為她瘋狂的人們。

黑衣人卻看也不看畫像一眼,但眼尖的曹老大似乎發現了一些端倪。

「你根本就是一個瞎子!你根本看不到她!你這個瘋子!為了自己看不見的東西……喂!你在幹什麼?」

黑衣人的手下毫不猶豫,用打火機在剛標得的勝利品上點上火苗,很快的,火勢蔓延整幅畫,現場頓時靜了下來。

「我看不到的東西,別人也別想得到。」

說完,便在手下的扶持下,慢慢的離開拍賣場,只留下「溫妮公主」的畫像灰燼,以及競標失敗者們的惆悵。

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《踏進故鄉的鬼屋那一刻》——記憶是難辨真假的

《一起等待地球爆炸》——別老是躲在家裡,快點出來看末日啊